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专题


宝钛久立朱晓风总讲述故事​

[ 作者:钛业资讯 | 发布时间:2021-11-30 | 浏览:598

]

前言

近年来,钛行业也在不断拓展钛产品的应用范围,钛保温杯、钛炊具也逐步被用户接受。虽然总的来说价格还不便宜,但是,国内海绵钛产能的不断增加,也拓宽了钛材的应用范围。

全球碳减排和绿色能源的快速推进,电动汽车电池用镍量不断增加,中国投资者近几年在红土镍矿湿法冶金方面的投资也是大手笔的。镍红土矿湿法冶金所需的大型压力釜大约增加了20台左右。压力釜的防腐覆层采用Ti Grade17钛钯合金(以对抗浓硫酸+氧气,以及高氯化物等杂质的腐蚀),也推高了全球金属钯的价格水平。

而中国PTA行业的大发展,PTA装置对钛材的需求和用量也是逐年增加的。

2000年之后,宝钛股份率先开发了满足杜邦PTA工艺所需的低氢低铁纯钛钛材,为后来的中国PTA装置全面国产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到目前,可以说,PTA装置所需的钛板、钛无缝管、钛复合板(包括BP工艺要求的剪切强度180MPa的要求,西安天力也已经完全没有问题。)的国产化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程度。而越来越大型化的PTA氧化反应器国内的几家主力压力容器厂森松、宝色、中圣等厂家也没有任何问题。而氧化反应器2005年之前可能还都是比利时Coek,日本日立等厂家的独门之器。

在跟化工、石油化工密切相关的特材压力容器相关的特材行业工作了二十一年,我本人也见证了国家、PTA行业、特材压力容器以及国内特材行业的大发展。能够有机会参与这个行业的大发展,我也感到无比荣幸和光荣。

2000年之前,我为行业里不少用户提供了火焰切割机、等离子切割机、TIG和MIG焊机。

回到钛行业。我本人卖掉的第一个钛卷板是2001年我在美国ATI时,经过了一年的努力(跟美国总部搞了一年的合同条款和文本),我从蓝星北化机拿到了第一个订单:2.7吨。之前北化机进口的主要是新日铁和钛美特的材料,而国产的是宝钛股份的。

由于国内无法生产钛卷板,当时宝钛只能提供单张钛薄板,钛卷板都必须从国外进口。

我与复合板的缘分

记得在2001年,江苏索普醋酸二期项目,我代表ATI卖了不少锆材(板、棒、管、丝等)。客户问,你们能供锆复合板吗,我们做反应器需要用锆复合板。通过ATI华昌同事的介绍,我结识了美国DMC的高级副总裁John Banker(行业内人称爆炸复合板之父),我们也因此成了忘年交。

当时,DMC(其前身是杜邦复合板公司)作为全球最大的爆炸复合板公司,爆炸技术是非常出色的。两层锆复合板更是其独门利器(直到今天,可能仍然只有DMC做两层锆复合板。)。

在2000-2010期间,国内大约上了20套醋酸装置,醋酸反应器的锆复合板都是我帮DMC卖的。我为DMC在国内做了14年(包括在ATI和后来加入久立之后)的代理。现在DMC在国内的代表李弘缘,也是我在久立同一个部门的同事。

2003年,我去美国参加ATI华昌的腐蚀大会的时候,终于见到了John Banker(之前做了两三年生意,一直没见过面。)。一聊,感觉John真的是个复合板的专家,知识渊博,为人很Nice。

跟John约好了会议后去DMC在宾夕法尼亚的Union Town参观访问,他却爽约了。后来才知道,他太太在会议期间被蚊子叮咬,得了重病。John特地安排他们的市场经理George Young接待我。我跟George介绍了中国的发展,PTA行业的几个项目情况和上海电站辅机厂、东汽、哈汽对电站冷凝器钛管板的需求情况。于是,John在2003年的年底来了中国,我陪同他访问了哈汽。虽然他来得很匆忙,短短的两天时间,我们却做了充分的沟通,John感觉发现了大金矿。之后在2004年头五个月,他到中国来访问了四次。

我陪同他去了森松、宝色、西安524、宝钛股份、西安天力(那时候还叫西北院复合板所)、南京宝泰、四川惊雷等压力容器制造厂(找用户)、爆炸复合板厂(找潜在的合资伙伴)。也是在那之后,在销售ATI的锆材、钛材、镍合金产品之外,DMC的复合板也成了我的拳头产品之一。我也因此在圈子里结识了更多的朋友。包括西安天力的几任总经理,高文柱、李平仓、樊科社,都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在跟John 合作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跟竞争对手如何相处;竞争中还有没有合作的机会?之后,我们在几年的时间密集地拜访了很多设备厂和爆炸复合板厂(主要聚焦在西安天力和大连爆炸研究所)。大家都成了哥们儿。

2006年左右,森松的销售团队拿下了马达加斯加和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六台镍红土矿湿法冶金压力釜。而镍红土矿湿法冶金压力釜最初就是John Banker参与研发的装置,先后在澳大利亚的几个项目中得到应用。

有DMC在中国市场的参与,也驱动国内的爆炸复合板行业的水平迅速提高。包括镍红土矿湿法冶金压力釜的复合板,BP要求的PTA装置用复合板180MPa的剪切强度等等,国内以西安天力、宝钛股份等为代表的复合板厂家得以迅速成长。高文柱总曾经说过,西安天力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长起来的。

在跟国内复合板厂家交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国内的复合板厂有很多热处理炉。最初是跟南京宝泰的周春培总探讨这个问题,周总提到国标中有“复合板以热处理状态交货”,但是,是什么热处理状态没有提。因此,设计院给的技术要求写的是“以热处理状态交货”,设备厂给复合板厂的技术要求也是“以热处理状态交货”。至于是什么热处理状态,大家都没有提,交给复合板厂自己定,基层金属要满足机械性能的要求,也得满足覆层金属耐腐蚀的要求。

John是ASTM和ASME复合板的标准制定人之一,五个复合板标准有三个是他写的,两个是他审的。他说不记得美标中有热处理的要求。后来经过对比发现,美标中有“复合板在复合过程中受过热的(热轧冶金复合板),需要做热处理”。而爆炸复合板,其基板一般是正火态或者调质态,覆层金属(如果是不锈钢或者镍合金,都是固溶态。锆材和钛材也是退火态。)也是处于最好的状态,爆炸复合是个冷焊接过程,没有受过热,为什么要做热处理来回折腾呢?

现在PTA用钛复合板要求沿复合板边缘100(-200)毫米要做铁离子污染检测,也是因PTA介质环境有高温醋酸和氢溴酸的介入,如果有铁污染,钛复合板会出现点蚀失效。

2010年,我离开工作了十年的ATI,加入了久立。之后不久,DMC也将其在中国的代理权从ATI转到了久立,由我继续为他们提供服务。一直到2014年DMC自己设立了上海公司为止。

几点提示:锆复合板和钛复合板,爆炸后的消应力退火温度不能太高,否则会影响剪切强度。B2/B3做爆炸复合板,总有25%的开裂机会,可能在爆炸中,可能在爆炸后,也可能在容器使用过程中。含钨的C276做爆炸复合板相比不含钨的C4,在爆炸后消应力处理过程中敏化析出相的速度要快1000倍。

我和PTA

我跟PTA的第一次相遇,是2001年的仪征二期45万吨/年PTA项目。仪征的PTA主装置都是进口的,氧化冷凝器是日本的MES三井造船生产的,用的钛管一台用的是ATI华昌供的,一台是山特维克供的。那时候,我知道了杜邦PTA工艺,以及他们对钛材低氢低铁的要求。

因为ATI华昌供应了钛无缝管,因此也让我对国内PTA行业的发展格外关注。2003年之后的华联三鑫90万吨PTA,逸盛PTA,翔鹭石化,三房巷,蓬威石化,江阴汉邦,大连恒力,桐昆,新凤鸣,我一直都关注着。

2003年,美国ATI和俄罗斯的VSMPO合资成立了美国UNITI TITANIUM,专门从事民用钛材的生产和推广。

随着2003年7月之后的世界经济复苏(2001年的911事件和2003年的非典,对世界经济打击极大,尤其是对航空业的冲击巨大,美国的HAYNES INTERNATIONAL和SMC都纷纷进入破产保护)。航空业、电力行业、化工行业等都逐渐进入发展高峰,对钛材的需求量急剧增加。而那时全球的海绵钛总产量才只有10万吨。钛材的大头在航空业,燃煤发电一个60万机组需要冷凝器钛焊管80吨,而上海电站辅机厂、东汽和哈汽的在手冷凝器订货量超过十年,可见对钛焊管的需求量有多少。另外,化工行业包括PTA、烧碱、纯碱等用钛量大的行业也在快速发展。一时间,钛材供应极度短缺,洛阳纸贵。

UNITI刚成立,急于打开国际市场,因此钛材的价格也比传统的钛材供货商新日铁、住友、神户等厂家要低。我向一些客户推荐,可以采购一些钛卷板做库存。森松的资材部门听取了我的建议,在价格较低时采购了15吨3毫米钛卷板。这也为森松后来在跟韩国TSM-TECH竞争一个项目时因为有库存钛卷板,取得了竞争优势,拿下了订单。

2005年,我也给森松提供了5吨UNITI在俄罗斯VSMPO生产的钛焊管,用于BP的PTA项目。我记得,当时BP要求钛焊管做重结晶退火,而钛焊管生产一般都是采用在线退火,实际上是一种消应力退火,根本不可能达到重结晶的温度和时间。为这个技术要求,BP、UNITI、森松扯了很久,最后取消了重结晶的要求。

在民营PTA企业崛起之前,中国PTA行业的主导者主要是中石化体系(包括几个从原纺织部转到中石化的企业),包括仪征化纤、扬子石化、洛阳石化、天津石化、辽阳石化、济南正昊等等。乌鲁木齐石化的装置只有7.5万吨,但远在西北,日子过得也不错。

但是,民营企业PTA的崛起,始于华联三鑫的90万吨,已经觉得很大了。可是现在科氏技术(英威达)的P8+已经是单套300万吨的体量了。之前大连恒力3套PTA装置产能660万吨(后来又上了四期和五期,再后来又有惠州项目),逸盛集团的产能(包括宁波,大连和海南等)更是达到了1320万吨。2010年我参加了PTA协会在张家界举办的年会,当时全国的产量才只有1800多万吨,还有些项目在建。国内这新一轮的PTA产能扩产完成之后,可能就会超过亿吨的产能。

我2010年加入久立之后,行业里的很多朋友给了我很多支持。南京斯迈柯郑世平总、王建总、郑其亮总把他们拿到的翔鹭PTA项目的904L管材订单给了久立,后来还给我做了C276、C22的焊管订单,这都成为后来久立特材在特材产品中的首单业绩。江苏中圣的李峰总、黄双龙部长也把他们拿到的多晶硅800H换热器的80吨无缝换热管给了久立。

2011-2012年,我和同事去韩国访问,拜访了韩国的TSM-TECH和HANTECH,以及在釜山、乌山附近等几个化工机械厂。TSM-TECH和HANTECH曾经在翔鹭等PTA项目上跟国内的几家化机厂竞争的非常厉害。但是,TSM-TECH已经破产几年了。

TSM-TECH是个很不错的制造企业,也是ATI韩国公司很好的客户。纺织部设计院设备室的负责人曾经告诉我,他们去TSM-TECH做审核,戴着白手套,一个下午到处摸,出门的时候手套还是白的。他们对PTA装置的生产环境做得真的很到位,但是,也因此大大增加了生产成本。也有传闻说,是受了一些项目的拖累,造成了他们的资金链断裂。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在TSM-TECH也见到了他们在使用宝钛股份和西部钛业的钛无缝管产品。

久立特材的4条钛焊管生产线是我在ATI工作时与久立特材达成了合作协议后建设的。关于钛焊管的故事后面再聊。

2013年,我了解到英威达PTA工艺要求氧化冷凝器用的钛管,如果用国内的管材,必须使用钛无缝管。如果进口钛管,就可以使用钛焊管。因此,我特意邀请英威达的材料专家THIERRY和吴斌一起到久立特材来参观、访问。在参观过程中,Thierry问了我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久立特材的钛焊管车间是否带有正压?回答:没有。第二个问题,车间里是否做过菲绕啉铁离子污染实验?回答:没有。之后Thierry没有再问什么问题。我知道,我们在2013年的车间条件还达不到英威达对焊接钛材车间环境的要求。后来我寄了几根钛焊管样品给Thierry,但是,一直没有回音。他可能觉得我们的条件还不行,对使用我们的产品没有兴趣。

2018年6月20日,宝钛股份下属的西安宝钛美特法力诺钛焊管公司与久立特材的钛焊管车间整体合并,湖州宝钛久立钛焊管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原西安宝钛美特法力诺的两条钛焊管生产线整体搬迁到湖州。因为2013年Thierry来访久立特材钛焊管车间的心结,双方股东单位决定建设13000平米的适用于PTA氧化冷凝器用钛焊管的生产环境条件。之前一直听说英威达对南京麦驰钛业用于钛焊接管道和预制的车间条件比较认可。我们也因此将此标准作为我们钛焊管公司新车间的建设对标条件。

2019年,湖州宝钛久立钛焊管公司承接了南京宝色为宁波逸盛新材料新项目氧化冷凝器用钛焊管的订单,这是PTA氧化冷凝器用钛焊管的第一次国产化生产。为此,除了钛焊管生产常规要求的在线涡流检测,离线涡流和超声检测、目视检测之外,我们还专门增加了水压试验。我们还严格按照英威达对钛焊管焊接和表面铁污染的检测要求,对钛焊管进行了全面的检测。去年,我们已经顺利交付了273吨氧化冷凝器用钛焊管给南京宝色用于制造氧化冷凝器。目前,该氧化冷凝器已经在逸盛新材料的PTA装置中正式应用。

我和钛焊管的故事

2000年我进入ATI工作,就听说宝鸡的宝钛股份是中国最早、实力最强、产品最全的钛加工企业。也听说,宝钛只能生产单张钛平板,生产不了钛卷板。宝钛86年从国外进口的钛焊管生产线因为找不到钛带资源,一直无法正常生产。有时候,日本人卖个七八吨钛带给宝钛,也于事无补。因为,一台60万千瓦的燃煤电站机组冷凝器需要80吨钛焊管。所以,宝钛的钛焊管生产线开开停停,根本无法正常生产。

现在南京宝色的总经理吴丕杰总86年大学焊接专业毕业进入宝钛,就是宝钛为钛焊管储备的专业人才。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钛带,谈何做钛焊管。

那时候,全世界做钛焊管的有两大集群。一是日本新日铁、住友金属和神户制钢。另一个是法国的法钛美(Val-Timet),是法国瓦卢瑞克下属的法力诺和美国钛美特(Timet,全球最大的钛企业)合资的。并且,日本住友金属在法国瓦卢瑞克还有股份,住友金属60年代就在瓦卢瑞克的VAM油井管丝扣的授权下进行生产。因此,他们是一种战略合作关系。几年前,住友在瓦卢瑞克的股份已经占到15%。所以,当年的钛焊管就是个小圈子的游戏,游戏规则由他们定。基本上一公斤的钛带加工成钛焊管的加工费在USD7-8/公斤。

因为中国自己不生产钛带,钛焊管只能完全靠进口,人家愿意不愿意供,多少钱卖,都是人家说了算。恰如如今的芯片,成了卡脖子工程。

2003年,美国ATI与俄罗斯VSMPO合资成立了美国UNITI TITANIUM,专门生产民用钛产品。之所以有这么个动作,其背景是,由于美国的电费不断上涨,原来美国的两家海绵钛厂(一家是钛美特的8000吨,一家是ATI华昌的3000吨),由于电费太高导致成本太高,ATI关掉了在俄勒冈州的海绵钛厂。只留下了钛美特的海绵钛厂。ATI没有海绵钛的原料,钛产品也就成了有活儿就干,没有订单也不特意去追求。

而俄罗斯方面,由于柏林墙的倒塌,前苏联解体。与美国的冷战不再继续。原来的军工体系自然得另寻出路。在冷战时期,苏联的VSMPO有48台十吨的VAR炉子(当时宝钛股份的熔炼能力只有一台6吨炉,两台3吨炉,一年的熔炼能力大约在2300吨左右。),苏联的全钛核潜艇一艘需要用钛7000吨。苏联配套的海绵钛企业是AVISMA轻合金公司,生产海绵钛和铝、镁金属等产品,拥有35000吨的海绵钛生产能力。

苏联解体后,冷战不再,这么多的生产能力干什么?VSMPO决定去欧洲空客向他们供航空非转动件产品,后来占到90%的市场。然后又去美国波音,也占到50%的非转动件市场。但是,尽管这样,产能还是有很多富裕,怎么办?

由于前苏联的军工企业能力很强,但民品生产能力不足。那时,钛民品的领军人物都在日本,海绵钛(如大阪钛和东邦钛)、钛带(新日铁、住友、神户。包括板式换热器用高等级钛带)、钛焊管(新日铁、住友、神户)等日资企业在世界市场拥有决定性的地位。如前所述,美国的海绵钛能力不足,产品质量也一般般。VSMPO就到轧制能力强大的美国寻求外协资源,在ATI的板材厂轧钛板销售、轧钛带(再运回俄罗斯生产钛焊管)。

几年下来,双方一商量,既然ATI缺原料,但是有强大的轧制能力(ATI有100万吨的不锈钢扁平材生产能力。而俄罗斯轧制能力弱,可是有大量的海绵钛,又有强大的钛熔炼能力,并且有一台70000吨的压机,制造板坯能力强大。于是乎,双方一拍即合,成立了50:50合资的UNITI公司。没有增加任何设备,只是找了二十来个人,把双方的生产能力进行组合,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民用钛产品生产商。

ATI生产钛带,VSMPO生产钛焊管,这成了游离于日本集群和法钛美之外的钛焊管供应渠道。当时,我们ATI分布在全世界的销售机构立刻就成为了UNITI的销售渠道,没有增加任何成本。后来我一直说,UNITI就是强强联合、优势互补的一个成功典范。

2003年UNITI成立后,我们给宝钛股份供应钛锭、钛板坯以及钛带。因为宝钛当时的熔炼能力不够,而市场需求量很大。宝钛的钛焊管生产线终于有米下锅了。我记得当时跟宝钛汪汉臣总和杨晓明总签的钛带订单是280吨。这个订单执行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在此期间,海绵钛、钛材的价格翻了一番,但是,UNITI还是按照原合同价执行到最后一吨,没有涨价。而世界其它地区的海绵钛、钛锭、钛板坯的价格一上调,很多供应商都毁约,不涨价,就断供。那次也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契约精神”。

通过给宝钛股份供货,汪总和杨总认为和ATI合作(我和我的领导姜大克先生)非常愉快,觉得UNITI会成为宝钛股份稳定的钛带来源,产生了想与UNITI合资生产钛焊管的想法。我们也进行了多轮的接触和讨论。但是,由于UNITI本身就是50:50合资的企业,在俄罗斯VSMPO又有4条钛焊管生产线,如果再和宝钛股份合资,ATI要争取到VSMPO的一个董事的支持,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拖了两年没有进展后,2005年,宝钛股份寻求钛美特(有钛带)、法国法力诺、常州法力诺一起成立了西安宝钛美特法力诺钛焊管有限公司,拥有两条钛焊管生产线。宝钛股份一家独大,占比40%。但是,另外三家股东其实相互之间是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的,相当于一家,因此宝钛股份在合资企业中的话语权也就有限了。合资公司的销售由瓦卢瑞克的销售体系负责,西安宝钛美特法力诺钛焊管公司的功能其实就是进行钛焊管的生产。李长江总任西安宝钛美特法力诺钛焊管公司的总经理。此合资公司大约运行了11年,在2016年因为瓦卢瑞克在巴西投资的油气用碳钢无缝管投资远高于预算,又赶上油气价格走向低迷,瓦卢瑞克的股价大跌,只剩下大约10亿欧元。瓦卢瑞克不得已,将其旗下的电力焊管公司法力诺出售给了美国工业并购集团,改名为NEOTISS(尼奥迪斯,意为新的钛和不锈钢焊管公司)。

当初,瓦卢瑞克也在韩国与POOSAN合资成立了POOSAN VALINOX(丰山法力诺),拥有四条钛焊管生产线。这家合资公司后来也在2018年左右解散了。

在朱镕基总理期间,国内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经济经历了一个低谷时期。到了温家宝总理期间,经济回暖,需求增加,出现了电力的严重短缺。江浙以及很多地区都出现限电,开三停四,开四停三等。对电力的需求,使燃煤电力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我们曾经听说,哈汽那时一年的销售额只有二三十亿,但是,在手订单有三百五六十亿。要做十年才能完成。而上海电站辅机厂和东汽也是一样。可以想象,对钛焊管的需求量有多大。

基于国内钛焊管的需求量,国外的厂家日本和法钛美已经赶不上供货的周期了。这时,几家电站冷凝器厂纷纷各寻出路。第一家来找我们ATI的是上海华钢的老板王爵光。阿光是温州华迪不锈钢管公司老板的公子,之前一直在上海跑销售,圈子里有不少朋友。当时他已经上了两条焊管生产线做不锈钢冷凝器管,供给上海电站辅机厂。后来上海电站辅机厂问他是否可以做钛焊管,因此他来ATI寻求合作。但是,那时候真的是钛材是全球极度紧缺,实在是没有材料供给他。阿光后来就基本放弃了。

2006年的5月份,我美国同事通知我,在休斯敦的OTC(海洋技术展会)上,有来自中国的管子厂家久立在问我同事是否有钛带供应,他们想做钛焊管。这时候,世界钛材的供应短缺稍有了缓解。经过几轮谈判,我们与久立达成了合作意向,为久立提供钛焊管用钛带。由此,久立决定上4条钛焊管生产线。

又过了一年,湘投金天集团找到我,说湘投金天要在钛产品进行大投入,其中包括钛焊管产品,问ATI/UNITI是否可以给金天新材料提供钛带。我告诉他们,非常抱歉,公司的钛资源有限,已经没有更多的钛带供应了。他们必须去寻找其它钛带资源。

从2007开始给久立提供钛带,到2010年,作为供应商和客户,ATI/UNITI/我本人与久立/李郑周总,我们都感觉合作非常舒服、愉快。虽然在合作中也会出现各种问题,但是,双方看中长远,做事合情合理,从来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这也是我后来决定在2010年加入久立的理由之一。

加入久立不久,我们就遇到了国内核电站冷凝器用钛焊管被卡脖子的问题。在久立首席专家张建宇总的主导下,久立与上下游伙伴精诚合作,为核电站冷凝器用钛焊管的国产化立下了汗马功劳。与此同时,西安宝钛美特法力诺钛焊管公司李长江总那边也在田湾3、4提供了核电站冷凝器用钛焊管。

李长江总在西安也曾经为江苏中圣试制了PTA氧化冷凝器用壁厚1.245毫米的钛焊管。

2016年,西安宝钛美特法力诺钛焊管公司结束了合资企业。后来不久,韩国的合资企业丰山法力诺也分手了。再之后,日本的新日铁住友金属关闭了其钛焊管的生产线,而神户制钢也将其钛焊管生产线关闭、出售。由此,整个国际的钛焊管生产格局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在钛焊管最疯狂的年代,是2006-2007年左右沙特朱拜尔化工联合项目海水淡化需要用4000吨钛焊管。一时间,日本的三家厂、韩国的丰山法力诺、新韩,中国一时间大量的投资投入,使得世界钛焊管生产产能急剧增加,产能远远超出需求。

现在,日本三家放弃了钛焊管,尼奥迪斯也在收缩其钛焊管战线,将其主要目标聚焦于汽车用管。其原因应该就是钛焊管领域的竞争愈加激烈,加工费基本上已经不能覆盖正常的加工、无损检测费用。有不少厂家不做标准所要求的无损检测必做项。大有劣币驱除良币的趋势。目前,国内的钛焊管产能也已经远超需求。

2018年,原西安宝钛美特法力诺钛焊管公司与久立特材钛焊管车间整体合并,强强联合,优势互补。借助双方股东的全力支持,宝钛股份的钛带资源+久立特材在管材领域的声誉以及精益管理体系,使湖州宝钛久立钛焊管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国内钛焊管生产的一流企业。在PTA氧化冷凝器用钛焊管上,除了西安宝钛美特法力诺公司之前为江苏中圣所做的钛焊管试制,湖州宝钛久立钛焊管公司又为南京宝色生产了逸盛新材料PTA氧化冷凝器用钛焊管273吨,以及为宝钛股份装备制造厂提供钛焊管用于嘉通PTA项目。另外,我们在过去N年里,还为PTA表冷器提供了大量的钛焊管。

在核电站钛焊管冷凝器上,湖州宝钛久立钛焊管公司的两家合资股东方前身,目前仍然是国内唯一具有核电站在运营冷凝器业绩的厂家。

我和锆材

第一次在报纸上看到关于醋酸的报道,是在我加入ATI之前。事情是BP公司与国内某企业因为醋酸生产工艺的事情引起了诉讼。当时,我对醋酸不是很了解。2000年加入ATI以后,才逐步了解到,一氧化碳甲醇低压羰基合成醋酸是一种高效生产醋酸的化工工艺流程。这种工艺好像最初是美国孟山都公司开发出来的,后来把专利技术卖给了BP。

上海吴泾化工厂是九十年代从BP引进的醋酸工艺,设备也是BP代为采购的。也就是说,工艺技术、装备、材料统统是进口的。工厂的设计是请的化六院(华陆工程公司)设计的。产能为十万吨/年。

江苏索普化工原来是生产氯碱以及相关产品的。后来上了醋酸项目一期,一部分设备在美国制造,一部分在西安524厂制造(包括锆材的塔器,B2闪蒸罐,还有G3的设备)。

我加入ATI之后,江苏索普正准备上二期项目(索普一期也是十万吨的产能)。但是,我们接到的订单,却是最先从上海吴泾化工来的,锆板、锆复合管板、换热管,以及锆薄板用于制造塔盘。记得换热器当时是在南京宝色钛业制作的。塔盘是北京泽华化学公司制造的。据说,北京泽华化学仅仅花了2小时就说服了上海吴泾化工厂做醋酸塔器改造,将产能从10万吨/年提高到20万吨/年。非常神奇的事情。

据了解,当时美国格力奇公司(Glitsch)被Koch(科氏公司,应该就是现在英威达的母公司)并购,成为Koch-Glitsch公司。格力奇公司原亚洲部的团队独立出来,成立了AMT公司。北京泽华化学则是清华大学与AMT的合资公司。据称,AMT公司在蒸馏、分离技术上非常厉害。采用他们的ATV塔盘和浮阀技术,产量就成倍的提高。泽华的谢润兴老师的团队在后面中国醋酸行业的大发展中也取得了非常优秀的业绩。

除了西安524厂之前第一次给索普醋酸项目做设备之外,南京宝色钛业成为第二家给国内醋酸行业做锆设备的制造厂。本来还有人提议,锆复合管板也买锆板自己回来炸复合板。吴泾化工厂说别了,到时候出了问题,搞不清是原材料的问题,还是设备制造技术的问题。所以,所有的原材料都是从ATI华昌和DMC采购的。上海吴泾醋酸改造项目非常成功。之后,泽华化学的ATV塔盘和浮阀技术就在醋酸行业中推广开了。

索普醋酸二期项目,设备都是在国内制造的。以西安524厂为主、南京宝色钛业也做了很多设备。索普二期一切进展顺利,顺利开车。

2002年,鉴于国内醋酸项目和设备制造的增加,ATI华昌决定在国内举办腐蚀讲座班。第一次腐蚀讲座被安排在上海华亭宾馆,参加的人数有三十多人,来自于各相关设计院和设备制造厂。2天时间,大家收获满满。

以前从没有想到,一种化工产品,竟然有如此大的魅力。

后来从行业内的人那里听说,包括醋酸,还有万华的MDI,都是非常重要的化工产品,也是原化工部一直要国产化的产品。而低压羰基合成醋酸的效率非常高,产量大,国内对醋酸的需求非常旺盛。与PTA相关的,就是生产一吨PTA,大约要消耗40公斤醋酸(作为溶剂)。另外,像四川维尼纶厂生产的聚乙烯醇等产品,也是使用醋酸作为溶剂的。醋酸可以生产醋酸乙烯等产品,我们使用的家庭装饰涂料好像都与此有关。

2003年之后,中国的醋酸新建项目犹如雨后春笋,遍地都是。除了之前的江苏索普一期、二期、上海吴泾一期、重庆川维与BP合资的YARACO、兖矿国泰一期,后来又有河南顺达、大庆、天碱、云维、河北建滔、上海吴泾二期、兖矿国泰二期、江苏索普三期、南京BP和扬子石化的合资企业BYACO、安徽华谊、宁夏英力特、河南义马气化厂、山东华鲁恒升一期等等。

在醋酸项目里,那时除了义马气化厂的醋酸项目因为资金不足,采用了国产锆材外,其余的锆材基本上都是从ATI华昌采购的。有好几年,ATI华昌的锆材交货期都是在下订单后65周左右交货。

除了醋酸项目红火,醋酐项目也不落后,先后有丹阳丹化、天碱、鲁南化肥厂、河南龙宇化工、皖维、上海焦化、山东华鲁恒升等上了七八个醋酐项目。

再就是聚甲醛项目,从杜邦张家港、天碱、河南龙宇等四五套装置。

当时,全球醋酸项目用的锆702、705和用于制造爆炸复合板的锆700材料,基本上都是由ATI华昌提供的。一套装置的锆材使用量大约都在300吨往上。国产民用锆材的开发,大约是在2005年左右,因为南京宝色钛业董宝才总的推动,宝钛股份投入人力、物力、财力研发锆材。据说,后来义马气化厂醋酸项目是使用了国产的锆材。

国产锆材在醋酸项目上的第一次使用,大概是在2012年左右,河南顺达醋酸项目做改造。当时宝钛股份的锆材已经在合肥通用所做了腐蚀试验,结论是中板的耐腐蚀性较好,而薄板的耐腐蚀性还不好。宝钛联合了合肥通用所机械厂,而南京斯迈柯联合了西部材料/西部钛业(好像是采用乌克兰进口的海绵锆进行熔炼、轧板、制管等)。最后合同被南京斯迈柯获得。

在醋酸、醋酐等项目的大发展过程中,中国的特材设备制造能力得到了快速的提高。从最开始锆设备制造的先行者西安524厂,到后来的南京宝色钛业,再到后来的大展宏图的上海森松,还有南京斯迈柯、南京德邦等都在锆设备制造上做出了非凡的贡献。

上海森松当年快速的起飞,应该是与这段时间里醋酸、醋酐等行业的发展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的。

在2005年之后,上海森松、江苏中圣、南京宝色在PTA装置的国产化上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我仍然记得,当初的氧化反应器5米直径已经是大得不得了了。后来一次次地记录被刷新,8米直径、10米直径、11米直径等等越来越大。上海森松在启东的制造基地森松江苏重工、南京宝色在江宁的制造基地等,都因为靠近长江,可以运输大型装备,而具有非常独特的优势。

另外,还有一些行业,像氯化聚乙烯(使用钛、锆、钽三层爆炸复合板),甲酸(最早的肥城阿斯德一期、二期,到后来的三期),再到后来的鲁西化工甲酸一、二、三期。还有近几年的四川和邦及新和成山东的蛋氨酸项目,也都使用了很多锆材。而国产锆材在2012年之后也逐步占据了越来越多的市场。西部钛业、宝钛股份,再到后起之秀国核锆业,都已经逐步被客户和业界认可。

在这么多项目中,也出现过一些中间断片的项目。其中之一就是2007年南京宝色和江苏中圣各自在江苏吴江拿到一个(间苯二酚?用于轮胎子午线粘结剂的中间化工产品。)项目。因为业主要将生产基地从江苏吴江搬迁至苏北连云港,环评始终过不去,项目最后胎死腹中。江苏中圣和南京宝色也因此遭受了不小的损失。

国内上一轮的醋酸项目高潮是从2001-2011年,大致从江苏索普二期开始,到宁夏英力特结束。那时,国内的醋酸产能达到了将近900多万吨,产出比需求差不多多一倍。因此,醋酸产业也经历了从巅峰到低谷的过山车式的刺激。赚钱的时候,2200-2300元/吨的成本,市场售价在5000-6000元/吨左右。最高的是有一次一家醋酸厂出了小事故,第二天醋酸价格就飙升到9000元往上。那时候,对于醋酸厂来说日子好过,天天往家搬金砖。可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不知怎的,醋酸行业就一蹶不振了。有很多厂家,一个月就要亏损上亿元。

近年来,由于国内大连恒力2000万吨炼油项目、浙石化两期4000万吨炼油项目,对解决PTA的前道原材料PX是利好的消息,缓解了从国外(日本、韩国等地)进口PX的数量和价格的限制,使得国内PTA厂家考虑在产能上进一步的扩大。原来的国内醋酸产能过剩也得到大大的缓解。因此,大连恒力醋酸一期、上海华谊在广西钦州醋酸一期、二期项目又开始了新的建设。而有的PTA项目干脆也考虑到有新的醋酸资源所在地进行建设。

而锆材的提供方也从原来的ATI华昌一家,到后来德国VDM和瑞典山特维克合作,购买山特维克的锆板坯轧制锆板。再到近几年来国产锆材生产的工艺逐步成熟,质量逐步提高,也使客户有了更多使用的选择。

非常重要的一点,ATI华昌从2002年开始,在国内每两年举办一次腐蚀培训班,2006年之后,把腐蚀培训班和锆材焊接培训班结合到一起。ATI华昌先后举办了六期腐蚀培训班和四期焊接培训班,对国内用户、设计院、制造厂设计好、做好、用好锆设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ATI华昌的腐蚀培训班的PPT有1100多页,我自己把它翻译成中文,以方便学员阅读。每次培训班的现场翻译我也做了四次。ATI华昌是两个老外轮流讲,翻译只有我一个,累得够呛。不过,好在那时候还年轻,还扛得住。

ATI华昌的技术服务部经理Rick Sutherlin也是我的忘年交。如果说,我这个学纺织机械设计专业毕业的,在过去二十一年对材料还有了些基本概念,都是从与John Banker和Rick Sutherlin这些各领域顶级专家的交流中学了些皮毛。

跟John和Rick学到的这些知识,对我后来做市场技术营销起到了非常大的影响作用。也让我做销售走了自己独特的一条路。曾经有朋友说“所有做过的事情,都不会白做。”。

合肥通用所张委佗老师在退休后,跟我一起合作了十年。我从张老师那里学到不少东西,尤其是愿意与别人一起分享专业知识。张老师是江苏索普醋酸项目的首席材料专家,对锆材、钛材、镍合金、超级不锈钢等高合金材料都有很高的造诣。跟张老师在一起,真的受益匪浅。